网站首页 > 人文经济> 文章内容

茅于轼:国人拿诺贝尔经济学再等20年(2)

※发布时间:2022-4-19 20:07:09   ※发布作者:佚名   ※出自何处: 

  推背图原文实际上,从1991年科斯获得诺贝尔经济学之后,作为“重新发现‘科斯’的人”,威廉森就已经广泛为人关注,被认为迟早要获得诺贝尔经济学。作为“新制度经济学”的命名者和创始人之一,奥利弗·威廉森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名至实归。

  制度经济学学者在此次诺评选中脱颖而出,说明了社会对这一经济学科的充分认可,虽然也有研究金融、经济学甚至行为经济学的学者被看作获选热门,但是相较来说,对经济制度的研究更加重要,它决定经济的根本。

  的经济学是在市场已经成型的背景下产生的,所以开始时经济学者并不了解什么是计划经济。尤其上世纪90年代以来,许多实行计划经济的国家都放弃了计划经济转为市场经济,所以当时“新制度经济学”得到了广泛关注,人们想了解为什么这些国家从计划经济转向了市场经济。当前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市场经济了它的缺陷,一些计划经济手段却被认为对缓解危机有效,于是“新制度经济学”再一次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为什么诺贝尔经济学获得者美国人占多数?茅于轼表示,做学问有两个必要条件,一是要有财力,二是要思想。这两个条件美国都充分具备,所以诺贝尔经济学得主大多出在美国。

  与之相较,中国虽然现在有了些财力,但是思想方面还欠缺创新性,所以获得诺“至少还要20年。”茅于轼说,中国的应试教育,中国的经济学者缺少创新性思维是中国无缘诺贝尔经济学的主要原因。中国目前的科研还不

  利于培养出诺贝尔经济学得主。中国要想培养出诺贝尔经济学得主,首先要育抓起,原来的应试教育,从模仿式改变为创造式,式教育,培养学生的创新性思维,让教育也百花齐放,才能解决根本问题,让世界更加认可我们的经济学者。

  他说,在20世纪30年代开始形成的以哈派为代表的产业组织理论影响下,二战以后,国家在电力、铁等自然垄断性行业及公用事业等行业加强了管制,但管制的本身也带来了低效,即“管制失灵”。80年代以来,国家在这些自然垄断行业和公共事业开始对管制进行,此次获的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经济学教授埃莉诺·奥斯特罗姆和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家奥利姆·威廉森所从事的新的产业组织理论的研究以及关于公共事业的规制等政策性的研究,对的产业组织政策产生了重大影响。

  新制度经济学在80年代被引入了中国,随即形成了研究的,它为中国企业的、所有制结构的、体制转轨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和框架。中国国内的一大批经济学家也在其影响下进行了大量的探索和研究,取得的产生了重要影响,像林毅夫、周其仁、刘伟、张维迎等都是其中的典型。

  此次将诺颁给这两位经济学家,以表彰他(她)们在新制度经济学、产业组织理论与政策及规制等方面的研究所取得的有影响的,也许目的就在于引导经济学家们针对全球金融危机出的问题加强制度的研究,重新反思和定位市场与间的关系。

  

pinteres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