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发布时间:2021-3-23 11:26:00   ※发布作者:小编   ※出自何处: 

  最近两年,“穷游”似一股风潮火遍。在不少年轻人看来,“穷游”就是个性与的代名词。然而,在看似风光背后,却是一个接一个的安全风险。

  不过,女儿张慧可没有心思为母亲的好“身手”喝彩,刚刚大学毕业的她眉头紧皱起来,嘴里嘟囔着“怎么和你说不明白”。

  “昆明出发,走川藏线或滇藏线都可以。找一个勇敢的妹子一起搭车,一男一女相对来说是最安全也最容易搭到车的组合……”这条“捡人”信息目前正出现在某“穷游”APP的热门信息中,张慧是其中一个响应者。

  这条“捡人”信息,在刘彤看来如同一颗“定时”,“和素昧平生的陌生人一起出行,还是‘穷游’,太、太、太不计后果。”在给记者发来的信息中,对于女儿准备的“穷游”,刘彤用得最多的便是“太”。当然,后面跟的一定是贬义词。

  长期以来,国内靠购物和自费项目支撑的旅行团不在少数,2013年旅游法实施以来,“零负团费”、强制购物被明令,旅行社必须把购物和自费项目的潜 在利润加在团费中,、上海、安徽、山东等多地旅行社的线价格较往年同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在此影响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热衷“穷游”,也 就是用最少的钱去旅游。

  受一些没钱但依然乐观、热爱旅行的欧洲年轻人影响,“穷游”这一概念由一位在的中国留学生提出。2011年后,中国大学生掀起了“穷游”热,大有不“穷游”就白读大学之势。与此同时,各式“穷游”达人也纷纷成为“励志榜样”,甚至走红网络。

  “跟团旅行的方式相对方便省心,但是行程太满,太多。”张慧的高中同学杨涵是名副其实的“背包客”,、云南、四川、越南、新加坡、柬埔寨的旅行,都是她和朋友一“拼”来,最长旅行时间60天。

  “‘穷游’可以接触到更多的当地人,体会更多的风土人情和当地文化,品尝更原汁原味的食物,我觉得‘背包客’的旅行方式才是彻底的旅游”。尽管杨涵给很多朋友介绍了“穷游”的种种优点,但大部分人还是嫌麻烦,觉得自己没时间,也懒得查攻略。

  事实上,传统而繁琐的“穷游”准备工作正在因专业“穷游”网站的兴起而变得简单。在杨涵的介绍下,记者打开了一家“穷游”主题网站,通过“行程助手”, 只要将旅行目的地添加进去,就可以自动生成旅游攻略和书,不仅能够推荐性价比最高的旅店,旅游景点也会根据好评度依次列出。

  “今年暑假欧洲游本来打算报旅行团,但现在团费太高,而这些专业的‘穷游’网站既能提供旅伴,又有全面的攻略,我决定自己背包游欧洲了。”多次在国内“穷游”过的杨涵告诉记者。

  在曾经“穷游”江西不得不露宿火车站的杨涵看来,“睡车站躺椅正是‘穷游’中最难得的经历和乐趣”。

  “‘穷游’是舶来品,你看看最近网上那个两次被困在高速公上的俄罗斯女学生,要是没有好心的帮助,她就饿死了。”在刘彤眼里,连续出现相似案例足以说明“穷游”的性。

  2月17日,来中国“穷游”的俄罗斯学生尼古拉被困京港澳高速赤壁服务区。饥肠辘辘而又身无分文的他见车就拦,想搭免费顺风车,可语言不通无法得到他人帮助;

  猴年大年初二,一名俄罗斯女“背包客”搭顺风车后被困河南高速,在得到高速救助后,这名女“背包客”踏上了火车。几天后,又是这个女孩,由于与朋友失联,好几天没吃东西的她再次被困。

  荷兰一名女“背包客”在旅游期间沦为“”。一名男子把她在酒店,多次实施和,甚至在她额头刻了个“十”字,以示对她的占有;

  意大利帕多瓦一名男子利用国际旅游借宿网站,声称为年轻女子提供免费住宿,但却乘机落药,人来自世界各地。

  “穷游”也称作廉价自助游、经济旅行,是旅游者收集旅游目的地信息,根据自身条件和需求量身定制,用最节省的旅游费用完成最大限度的旅游经历和旅游体验,达到旅游效益最大化。

  “这里的‘穷’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经济穷,而是旅游者的一种观念——花最少的资金,穷尽天下景色,追求心灵和行动上的。”对于“穷游”,杨涵如此理解。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穷游热”背后的旅游安全令人担忧。“到目前为止,新兴的‘穷游’方式还缺乏政策和法律保障,更没有安全应对机制。”作为关注 “穷游”的国家社科规划项目基金项目研究人员,苏欣慰介绍说,交通安全事故、及冲突、自然灾害、社会治安和犯罪、火灾和爆炸、疾病、游客自身等是“穷 游”安全涉及的几个方面。

  “穷游”者多为学生;在旅游前会进行严格的费用 预算,主要通过网络获取旅游目的地信息;出游交通多选择较为便宜的火车、汽车或搭顺风车、徒步;饮食方面倾向于自带;住宿选居、家庭旅馆、客栈,甚至 自带帐篷露营;游览的过程具有冒险探索性质;在旅游开支方面尽量节省,重在心理感受;追求用最少的钱获得最好的旅游体验,与人分享“穷游”经历。

  “因此,整个‘穷游’活动在满足一些旅游者探新求异和证明的同时,会伴随着各种安全事故的发生。‘穷游’安全是自然和人为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并贯 穿于旅游过程的始终。”苏欣慰说,“穷游”安全事故的原因主要来自三方面:一是“穷游”者自身,属于“穷游”者的主观原因;二是旅游目的地的旅游及设 施;三是旅游目的地的管理原因。

  在走访中,记者注意到,“穷游”者出行前会对旅游目的地、天气情况、社会治安、交通情况等进行充分了解,以合 理安排线和行程。然而,有的“穷游”者在实际游览中往往会临时改变行程,尤其是带有冒险的行程,在没有充分了解新旅程的情况下贸然前行。在杨涵的讲述 中,曾经露宿火车站就是因为她临时决定改变行程,而被不同意的随行“背包客”“扔”在了火车站。

  而安全准备也往往未受到一些“穷游”者的重视。在问及张慧将如何面对川藏行,身体状况、衣物装备、常备药品、通讯设备等将作何准备时,记者得到了这个女孩的后脑勺和一句“车到山前必有”的“豪言”。

  “‘穷游’作为一种新兴的、非大众化的旅游方式,尽管受到少数旅游者的推崇,但是从经济利益角度出发,相关方一般疏于管理‘穷游’者,更不愿承担‘穷 游’者的安全责任。”苏欣慰说,旅政管理部门作为旅游安全的重要管理部门,虽然对“穷游”者的旅游安全负有重要责任,但是“穷游”作为一种新型旅 游方式,相关部门目前难免存在管理空白。而且“穷游”者出行随意性大,旅为不在旅游企业的安排之内,因此旅政部门很难对其安全进行实时和监督 管理。

  对此,旅游学会副秘书长刘思敏向记者,相关部门应该逐步建立健全“穷游”安全预警机制,形成完整的预警体系,“‘穷游’安全预 警系统担负着旅游安全信息的搜集分析、对策制定和信息发布等功能,是旅政管理部门发布旅游安全信息、进行旅游安全事故预防的组织机构。‘穷游’安全预 警的内容应包含:社会治安预警、自然灾害预警、天气情况预警等”。

  “‘穷游’安全 救援体系是为实施旅游救援而建立的分工与协作式的工作体系,包括与旅游安全相关的各种组织机构。该体系包括旅游救援指挥中心、旅游安全救援机构、直接外围 机构和间接外围机构。”苏欣慰说,间接外围机构指那些间接参与到救援事故中的部门,包括新闻、通讯部门、保险公司、旅游地及社区等,其作用是进行事后 理赔、监督、信息传递和帮助援助,这些机构能够帮助“穷游”者减轻事故所带来的损害。

  此外,刘思敏向记者强调说,“穷游”政策和安全法规是“穷游”安全的重要保障,为“穷游”安全管理提供依据,指导并规范“穷游”安全保障体系中的预警、救援等行为。

  “由于‘穷游’出现的时间不长,目前尚无专门的法律法规对其进行规范。因此,当务之急是建立‘穷游’救援机制,进行相关立法并加强监管,建立培训 ‘穷游’技能的教育系统,加强宣传教育,提高‘穷游’者对安全风险的防范意识,完善与‘穷游’相关的保险制度。”刘思敏说。

  2月17日上午,俄罗斯小伙子尼古拉斯在京港澳高速拦车,被热心车主带到湖南高速公交通局郴州支队宜章大队小塘执法服务站。尼古拉斯告诉,他从、深圳一“穷游”过来,靠免费搭便车赶往下一个目的地。

  波兰情侣旧车穷游天下 每天只花50元,据《每日邮报》网站报道,波兰的一对情侣卡罗尔和亚历山德拉是知名旅游博主,目前已经穷游了50多个国家,他们亲自了图中这辆20多年的二手古董车,开着它穷游世界,每天花费不超过5.5英镑(约50元人民币)。

  会14种外语通晓其中4种,靠打工完成9年远行,一位叫邓深的成都妹子近日成了众网友膜拜的偶像。我的真实献妻经历

  

火币